生活随笔

田柯: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深度好文)

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

这是咋回事?

田柯来说说!

众所周知,互联网的世界风云变幻,风口来时猪都会飞,可大风走时却又可能只剩一地猪毛。

不过,你又可曾想到,就连被誉为“新四大发明”之一、近年来中国原创的互联网最好商业模式的共享单车,会落到如此田地。

昔日并驾齐驱的两大领头羊,无一例外几乎成为了人们的记忆。

倔强的北大高材生戴威虽带领它的“小黄车”垂死挣扎,但抵押单车负债累累的ofo仍游走在破产边缘。

从个人的角度说,及时甩手换得财富自由的胡玮炜绝对是人生赢家,然而卖身美团的摩拜单车却似乎走向深渊。

连其标志性的车身橙色都即将被美团统一刷为黄色,看来美团单车是准备踩在摩拜单车的尸体上重新站起来的。

美团竟然下定绝心对收购时价值128亿的商誉动刀,可见共享单车已经基本被公司判了“死刑”。

也就是无法独立生存,只能收归美团App作为集团用户获取和增强黏性的工具。

田柯觉得,时势造英雄,昔日双雄日渐细微之时,凭着背靠大树阿里,哈罗单车强势崛起,并逐步发展成为对标滴滴的综合出行服务提供商-哈罗出行。

近日,成都市出行了哈罗共享电单车的踪影,据称因为还未经允许所以甚至连牌照都没有就上路了。

面对交警部门的介入,哈罗的官方回应是“未投入运营,只是测试”,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共享单车已“死”,大体商业逻辑相似的电单车又能活过几集?

cb0ee0e6f9fb463caa29bcba079d647e?from=pc - 田柯: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深度好文)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描述为什么共享单车活不下去,那么肯定是“不赚钱的生意本质上都是耍流氓”。

虽然扩张迅速,用户体量和对应产生的知名度巨大,然而用户的扩张并不能为共享单车带来规模效应。

甚至由于需求旺盛还不得不多进行单车投放,越多的投放带来越高的运营成本。

再碰上越高的损坏率、盗窃(私用)率,变成了一门越扩张月亏损的生意

起初认为押金所产生的现金流能带来极高的收益,然而没想到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的介入。

让免押成为这个行业的标配,相当于让每家共享单车公司在收入上自断一臂。

收购时认为这是一个强劲的线下入口,和美团的O2O业务天然结合。

但实际上大约一年时间里很难明显看出协同产生的效益。

却是真金白银地给美团带来了45亿的亏损。

58db9895f019401b81802467fc0810fe?from=pc - 田柯: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深度好文)

共享电单车,虽然能收更高的使用单价,但是对应的却也是比自行车贵得多的造价。

其感应器、电子元件等设备都要比自行车精密得多。

虽然哈罗没有公布其造价,但也可推测至少在数千元的水平。

田柯记得,比起电单车,其实更早出现的中间产品是“电动助力自行车”。

这种所谓的助力车和自行车最大的区别在于“不踩不动,一踩智动”,虽然也需要人力踩,

但只要踩动起步启动电力模式后,电力就会助力前进,尤其遇到上坡等路段时会发挥较大作用。

在共享单车仍未完全衰败的2018年中,就有超过10家公司看中了这个瞄准中长途骑行的产物,然而到了2019年几乎全部销声匿迹。

如果说助力车本质上仍是单车范畴,并不能过多的提升骑行的舒适度(尤其是恶劣天气和路段)。

然而却一定程度进一步提升运营成本,那么共享电单车可能更为尤甚。

6dfeccf67ad64722b10e6091b5b49963?from=pc - 田柯: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深度好文)

共享电单车本质上已不是单车,而属于机动车。

由于完全依赖电动而不需要人力,毋庸置疑是能为骑行者省点力气,

然而省力真的是核心需求吗?

其实对于不少人来说,之所以选择短途踩单车而非搭乘公交车。

往往是因为方便接驳也起到一定的锻炼作用。

那么对于共享电单车而言,田柯觉得,一方面由于需要充电预计只能固定安放在某些有充电桩的区域无法直达目的地停靠

另一方面由于基本依赖电力也失去了踩车锻炼的作用。

不仅如此,用户层面不想踩单车的一些因素如天气恶劣等也并没有得到解决。

越高的单位价值,就容易导致因管理疏忽而造成的私用、损坏,整个运营成本必然比共享单车、助力车都要更上一层楼。

更关键的是,共享出行的竞争对手不单止是其他公司,更是城市公共交通

由于地铁、公交车的存在。

共享电单车的定位绝对不可能是共享单车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否则用户只会流向搭乘公共交通。

高昂的造价和运营成本却面临着难以与之匹配的使用单价提升幅度

有理由相信共享电单车很可能比起共享单车更为“昙花一现”。

538f2fe257964d4b8f5b328f243f1019?from=pc - 田柯:共享单车走了,共享电动车又来了!(深度好文)

据青桔单车工作人员介绍,2018年伊始,滴滴出行推出了共享单车平台以及自有品牌“青桔单车”。

作为中国首创的共享经济新业态,共享单车的出现,给人们的出行,特别是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带来很多便利。

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

针对押金难退、好车难寻等困扰用户的问题。

田柯觉得

青桔单车采用无门槛免押金的方式,从源头上杜绝了押金隐患。

目前,青桔单车搭建了完备的运维人员团队,按区域细分网格化、精细化管理,确保了车辆摆放整齐有序。

对车辆热点区及时介入,确保道路畅通。

还记得之前曝光的太原共享单车“坟墓”吗?

位于大同路金桥东街路口和长风街晋祠路路口的两个遗弃共享单车停放场,密密麻麻堆叠着6万余辆废弃的共享单车。

因为被遗弃数月,很多共享单车已经和荒草“融为一体”。

各大城市市客运办对此也只能“看管”不能处置,导致需求空间越来越大,管理成本逐步增加。

为何资本市场对共享经济如此热衷?

仅今年4月以来,就有5个共享充电宝项目融资成功,融资总额将近3亿元人民币,20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参与其中。

其中,来电科技获得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是目前业内获得的最大单笔融资。

此外,街电、Hi电、小电科技、魔宝电源等项目都宣布获得千万级融资。

同时,新的创业者还在不断涌入,有电小鸟、云冲吧等10几个项目在寻求投资。

打着共享概念创业的项目越来越庞大。就在共享单车还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共享充电宝又如雨后春笋一般,借助资本的力量,开始新一轮的跑马圈地。

随着智能手机的应用越来越多,人们玩手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电量不足便成为不少人每天都担心的问题,共享充电宝的出现正是为解决这个痛点而来。

其实在这之前,各种手机充电设备,在汽车站、高铁和机场等枢纽中心随处可见,有的投币使用,有的免费使用。

个人随身携带充电宝也很普遍。有人认为,共享充电宝能扩大使用场景,给一部分用户带来方便。

共享充电宝的创业公司激情昂扬,大有改变用户给手机充电习惯的雄心,不过也有市民对此不以为然。

共享充电宝与共享单车的模式诸多相似,都是打着共享的名义,让用户缴押金,再行分时租赁之实。

这点和滴滴出行、爱彼迎(Airbnb)有本质的不同。

田柯觉得,相对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还有自己的问题。

首先是设备成本低,却要收(相对设备本身价值的)高押金,让用户难以接受;

另外,设备成本低带来的后果就是行业进入门槛低,共享充电宝容易被各种竞争对手大复制。

还有一点就项目如何盈利。

目前,共享充电宝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用户押金、租赁费用和广告收入。

前面我们分析了押金不一定能收上来。

如果想在APP或设备上做广告,一旦用户基数上不来,再看看充电宝娇小的体积,想想就觉得不容易。

上面说的问题还不算致命,再过几年,随着电池技术的提高。

田柯觉得,手机的续航能力肯定会提升,再加上快充等其他充电技术的加强。

充电宝对手机用户来说可有可无,那么共享充电宝这个项目也将不复存在。

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

从爱彼迎、滴滴出行,再到共享单车,以往觉得难以标准化的服务都变成了一个个具体的产品。

共享充电宝之后,还有共享养老院、共享电动车、共享滑板鞋、共享停车位,甚至共享一张床。

越来越多的共享项目都将走进我们的生活。

共享经济已经势不可挡,一如前两年火爆的O2O服务:上门家政、上门美甲、上门按摩……

总结:任何行业都有潮起潮落的时候,这个时候正是百家争鸣的时候,但是当大浪褪去,真正的玩家就会显示出来!

欢迎转载,转载请说明出处

文章来源:田柯博客